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金色生活 > 兴趣 > 正文

中美两国老年人在隔代教育问题上的思考

2013-06-20 14:29: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美隔代教养诸多现象中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两国的传统文化及所而临的社会现实问题的差异。比如在对隔代教养受害者(消极影响的承受者)的关注上,美国将祖辈视作受害者而中国认为受害的是孙辈。出现这种差异...

\

中美隔代教养诸多现象中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两国的传统文化及所而临的社会现实问题的差异。比如在对隔代教养“受害者”(消极影响的承受者)的关注上,美国将祖辈视作“受害者”而中国认为受害的是孙辈。出现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传统文化对祖辈的角色定位存在分歧,同时父辈当前而临的现实问题也不完全相同。美国属于典型的个体主义文化,对个人角色及界限的规定极为严格,其传统文化将祖辈的功能仅仅定位为陪孙辈们娱乐,认为他们对孙子的成长不负有责任,同时也不能干预对孙辈的教育和训导。当美国的祖辈被迫承担起教养孙辈的责任时,会感觉自己的权益遭受了侵犯甚至损害。由于照顾孩子需要付出许多的体力、精力、时间和金钱,祖辈会因此体验到巨大的身心压力,甚至诱发各类疾病。尽管老人也会从教养孙辈中获得价值感和乐趣,但难以抵消由之产生的压力与负担,因此美国社会将承担隔代教养任务的老人看作“受害者”。从儿童方而来看,美国人往往是在父母出现严重问题,无力抚养或监护孩子的情况下,才选择祖辈来教养孩子。许多孩子在进入隔代教养以前,生存环境极其恶劣,有的孩子连基本的生理需要都不能得到满足,他们往往体验过高水平的分离焦虑和不安全感。当他们进入祖辈家庭后,稳定的生活环境让他们觉得安全,有的孩子甚至会因祖辈的照顾而产生被溺爱的感觉,因此隔代教养在很大程度上修复了这些儿童的身心创伤。虽然个别研究发现完全由祖辈抚养的孩子比部分或不由祖辈照料的孩子表现出更多的焦虑、担心、怀疑等行为问题,但研究者认为问题的根源不在隔代教养而在之前其父母的问题。同时,尽管隔代教养儿童会因祖辈难以在学校问题上提供帮助而遭遇困难,但与其收益相比微不足道。基于上述理由,美国儿童被视作隔代教养的“受益人”。

      中国的集体主义文化强调依赖,强调晚辈对长辈的服从以及长辈对晚辈的扶持与呵护,祖辈将养育孙辈看作自己固有的义务,将“含怡弄孙”视作晚年幸福感的重要来源。尽管教养孙辈的中国老人承受着和美国老人一样的身体、心理和经济压力,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承担这份责任视作理所当然,甘之如怡并从中获得了自我价值感,社会各界也因此普遍认为老人是隔代教养的“受益人”。在儿童方面,由于“父慈子孝”的家庭伦理观在中国人的意识中根深蒂固,祖辈习惯于为孩子倾其所有,却难免会因把握失度而对孩子过度溺爱、干预和保护,这些不当的抚养行为很容易造成孩子心理行为的偏差。同时,许多中国父母是为了争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而离开孩子的,孩子在突然失去父母的关爱、中断与父母的情感联结之后,往往会体验到高水平的分离焦虑。尽管有祖辈的爱护,却并不能弥补父母突然离开而带来的被遗弃感和不安全感。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社会普遍认为隔代教养对孩子弊大于利,孩子会成为隔代教养的“受害者”。

虽然存在文化和社会现实问题的差异,但美国在对隔代教养的研究及其弊端的应对中,有不少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首先,美国学者进行隔代教养的研究时,非常重视对祖孙双方人口学资料的收集,包括祖辈的年龄、性别、受教育水平、收入、身体状况,家庭成员结构,孙辈的年龄、性别等等,有的研究还专门考察了由于某种父辈问题(如艾滋病或入狱)导致的隔代教养。这些研究全而而准确地把握了隔代教养家庭的基本情况,也清楚地展示出这些家庭的共同特性与个别差异,为制定切实可行的扶持政策和援助方案提供了科学的依据。其次,除了舆论呼吁及学术讨论外,各界人士非常关注隔代教养家庭的现实需求,所提供的物质支援和行动支持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实用性,能保证隔代教养中的老人和孩子真正受益。

网站地图 | 网址导航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及免责 | 招聘信息 | 欢迎投稿

金霞网